葉綠丁

公告

嘿!搬家了

慢慢搬運中,每搬一篇這邊就刪一篇

http://yaluding.blog.fc2.com/

有緣相見,感恩。



近況-葉攻ONLY

隨意手機拍

這裡也更一下,對了文章還沒想好要放哪裡,以後有找到適合的放連結上來,這個帳號以後就不更文囉!

大小姐:恩飾

阿特拉:欷

攝影謝佐為

葉皓 陌生人 番外

我愛你(閉嘴

我從無中生有。:

「鬼鬼祟祟的拉我來這裡幹嘛?好擠,樓梯好陡,葉修!」


「噓噓噓——懂不懂情趣?要把你姦了也不會在這樓梯上,這點臉哥還是要的。」


「你說什麼!」


後面這句話,劉皓是用氣音說的。他一說完,葉修就轉頭親了他的臉一下。劉皓悶悶地不回應他,但也沒


放開葉修從他一進興欣網吧就牽住他的手。


劉皓在埋過葉修的情況下,偷偷地回到H市。下了飛機,回到老家。連爸媽都還沒連絡上,就被葉修一句「來


興欣吧!」的訊息叫到興欣網吧門口。


劉皓在門口躊躇了很久,他想著葉修這個興欣到底說的是網吧還是戰隊那邊?聽說興欣戰隊已經移到另外


一個小區去了,劉皓不知道那在哪裡,葉修並沒有告訴他。而且,葉修到現在還是不肯辦隻手機。劉皓站在店門


口已經有點久了,為了怕客人被認出來,他特地戴了太陽眼鏡。劉皓已經第三次看見網吧小妹從櫃檯裡面抬頭看


了看他。我去,這葉修話怎麼都不說清楚?


劉皓完全沒有注意到還有無視葉修訊息這個選項,葉修一句話他就過來了,他甚至還沒有問葉修說:你怎


麼知道我回H市?


「怎麼不先進去開台呢?帳就記在我名下。」


「我去,你網吧一小時多少?5塊算多了吧?你好意思?」


「哥窮啊,得靠媳婦養。」


「滾邊去,誰要養你了。」


「呵呵,別氣了。皓媳婦?」


「滾!」


葉修盯著劉皓不知道是在生氣還是在害羞的紅色臉頰,他覺得可愛。葉修抓著劉皓的手就往網吧裡走。網


吧小妹一看見葉修的臉,什麼也沒說地埋頭繼續她的電視劇進度。葉修拉著劉皓熟門熟路地往牆旁邊的小樓梯鑽


了上去。那樓梯不好爬,劉皓是挨著葉修一階一階地往上走,不知道葉修是不是故意的,劉皓總覺得葉修爬得奇


慢無比。


「你爬快一點行不行?這樣我很難走。」


「這麼猴急啊?悠著點,哥正在動呢。」


劉皓已經放棄吐葉修玩著雙關語這件事,他任由葉修牽著。過了一個狹長的走廊,葉修躡手躡腳地打開一


扇木門,他先推劉皓進去,隨即把門把反鎖。劉皓看了看,這是個倉庫,看起來閒置一段時間了。還有一張小床,


不知道是不是給網吧員工休息用,看起來沒有非常乾淨但又不到髒亂的地步,除了床之外,整個房間沒有其他可


以坐的地方。劉皓乾站著看著葉修東翻西找,他從包包裡拿出一台小筆電,然後又從床的隙縫撈出一條電源線,接上電源後,又埋頭敲打了好一陣子。


正當劉皓覺得無聊,要拿起手機打發時間時,葉修喊了他的名字,要劉皓過來,還拍了拍自己的大腿間,


示意要劉皓坐在他的懷裡。


劉皓癟癟嘴,低頭碎念著哪裡不約非要來這,到底是想幹嘛?又乖乖地照著葉修的意思坐在他懷裡,他們


前胸貼著後背,大腿貼大腿,葉修甚至將他的下巴擱在劉皓的肩膀上。劉皓接過葉修端給他的小筆電,葉修隨即


環抱住劉皓的小腹,幾乎是整個人都掛在劉皓身上。他說啊——


「第一次遇到白告就是在這個房間。」


「用這台電腦。」


「小小的視窗跟你小小的頭像,看見你的白白的鎖骨。」


「來跟哥說,誰准你拍這種照片的?嗯?」


「不干你的事吧?那時候又……」


「這話說的也是,還好有拍啊,你看。」


葉修動動擱在旁邊的無線滑鼠,畫面上是放大的劉皓當初使用的那張照片,照片的像素並不高,放大之後


看起來有些格子。劉皓覺得有點害羞,他開始有點坐立難安。


葉修一手摸著螢幕照片上的鎖骨的地方,一手摸著劉皓真正的鎖骨,他輕輕刮著。


「你知道嗎?第一天跟你聊完,睡前立刻就拿了你這照片嚕了一把。」


「你!白日宣淫!」


「別別,哥沒開燈,是暗著的。」


葉修這話一說完,便把小筆電從劉皓的腿上推到床尾,然後他把劉皓整個人壓在床板上,雙手毫不猶豫地


伸進劉皓的衣服裡面,摸來摸去。從頭到尾葉修的嘴唇都沒有從劉皓的耳朵邊離開過,他說:


「你知道後來,我一直偷偷幻想你就是劉皓。」


「你不知道啊?哥暗戀『劉皓』很久了。」


「想從網路上尋求慰藉,誰叫三次元的你連理都不理我。」


「還是網路上的你可愛的多。」


「用變聲器這點很可愛,哥喜歡。總是軟軟地夜哥、夜哥的叫我。」


「再喊一次給我聽,啊?好不好?」




外連1


外連2




======


20160526 3306


20160611 大家一次吃飽飽!!謝謝總是陪我腦洞的 @葉綠丁 


還有每個給予陌生人熱度與留言的大家,真的很謝謝。


陌生人完售不加印,今年希望能再來個葉皓長篇跟大家見面:)


洗TAG都算我!

葉皓 陌生人10(完)

謝謝peto

我從無中生有。:

謝謝 @葉綠丁  




葉修才將前端進去一點點,劉皓就哭得越來越厲害。他甚至放棄掙扎或是扭動,就只知道哭。劉皓低聲啜


泣著,他遮起自己的臉不讓葉修看,下身還跟葉修糾纏在一起。身體的溫度是熱的,但房間的溫度像是瞬間降到


冰點。


這樣沒意思啊……葉修想著。他鬆開綁在劉皓手腕上的浴袍腰帶,替劉皓整理好浴袍,葉修甚至從浴室拿


出一條濕毛巾替劉皓擦拭過身子,然後他抱著劉皓替兩人披上床單,嘗試著要跟劉皓在床上捲在一起,但劉皓始


終不配合。


「耍我很好玩嗎?你一定知道很久了?你不是很討厭我?為什麼要跟我聊天?為什麼要騙我?你一定覺得


我很蠢,你一定有在電腦前面笑我……」


劉皓說得很快,而且邊說邊哭。葉修一邊替劉皓拍背替他順氣,他讓劉皓坐在自己的懷裡,讓劉皓的大腿


擱在自己身上,另一手繞過屁股,整隻手臂圈住劉皓。


「先說好,哥是十分鐘前才知道你是劉皓。況且,我從來沒討厭過你。」


「你不用騙我……」


「真的,劉皓,我喜歡你。一直都蠻喜歡的,只是哥還沒表白過,我一直以為你有一天會知道,但誰知……」


「興欣……嘉世……這些你都不怪我?」


「怪你?那有什麼用呢?嘉世早該汰舊換新拉,你看現在邱非也搞得還不錯不是?」


「別想那些鵝子了,專注在我身上,怎麼樣?跟哥在一起?」


「……」


葉修在劉皓的臉側親了一口,他本來以為劉皓會躲開的,但是他沒有。葉修盯著劉皓泛紅的臉蛋,心情簡


直好得不得了。


「說吧,要我怎麼做你才相信?」


「哥在那聊天室待很久了,過這麼久才看到你一個中意的,我發誓當初就是因為覺得白告跟你很像,我才


會想要繼續聊下去的,一切都是因為我喜歡的是你啊–」


「曾經我有懷疑過白告就是劉皓,但這怎麼可能?網路世界這麼大,要遇到一個現實生活中就認識的人機


率有多低,更別說遇見自己喜歡的人了。」


「我真喜歡你啊,劉皓。我知道那是你的時候,簡直開心到快發狂了。」


「你說的都是真的?」


「千真萬確,啊!除了我之前有拿過你的照片跟白告一起嚕過之外,其他我沒有做過任何背叛白告的事


情!」


「滾你的……」


葉修抱著劉皓放鬆下來的身體,跟他一起在同一張單人床上入眠,這是他或他們從來不敢奢望的事情。


葉修知道劉皓肯定是喜歡自己的,至少他很確定劉皓喜歡著一夜知秋。一夜知秋就是他,他就是一夜知秋。


葉修很有把握,他的網路分身可以把到劉皓一次,那他本人豈不是能把到十次?啊,這想法不能讓劉皓那貨知道,


不然他可能再也看不到劉皓的人了。


葉修沒發現的事情是在還沒在一起之前,他就開始害怕劉皓會離開他,葉修情不自禁地牽住劉皓的手,葉


修的體溫較高,他感覺到自己的體溫緩緩地流到劉皓那一邊去。葉修忍不住想搓熱劉皓的手掌甚至劉皓的身體,


但他不敢輕舉妄動,葉修偷看了劉皓一眼,沒什麼反應。他轉而跟劉皓十指交扣,劉皓也沒甩開他的手,就在葉


修以為劉皓已經睡著的時候,他聽見劉皓對他說:


「葉哥?」


「嗯?」


「晚安。」


「晚安,小白告。」


「沒聽你說這一句,我怎麼樣也睡不著呢。」


「喔?你喜歡的話,我每天照三餐都說給你聽。」


「少瞎說了,哪有人大白天說晚安的,呵哈——」


葉修捉起劉皓的手在手背上親吻了一下,他看了看劉皓看著自己的眼神,輕輕地在劉皓的嘴唇上印上一個


吻,而他沒有躲開。葉修也沒放開劉皓的手。


葉修想告訴劉皓,他是想要跟劉皓過一輩子的。但眼下,只要能看著劉皓的睡臉,他就覺得幸福。愛情來


得好快,卻又那麼簡單。


反正有什麼事,明天可以說,後天也行。葉修跟劉皓還有之後的每一天,可以一直走下去。






======


20160529 1415    


20160611 台灣全職ONLY活動結束


場後記應該這幾天會補,覺得自己真是一個很幸運的人,謝謝大家。


不好意思我居然洗TAG重發了><

鐵血/三日歐魯

答應朋友的文,超級無敵喜歡火星三底甜心達令♥♥。

「阿特拉,在做什麼?」

一名身形嬌小少女被背後冒出的聲音猛然嚇了一跳,她慌張地急忙遮掩抱在懷中的東西,待看清來者何人後撫了撫胸口鬆口氣輕歎,「什麼呀,原來是三日月。」。

「別突然冒出來嚇人呀。」說著說著阿特拉高度緊繃神經漸放鬆了下來。

「阿,是書。」三日月說道。

從三日月的視角看見一塊褐棕色方塊狀的物品從阿特拉衣角露了出來,「噓!」瞧見三日月毫不忌諱模樣,阿特拉馬上拉了拉三日月要他放低音量。

基於各種因素,在火星這種資源匱乏的星球,書本可以說是極其珍貴的稀有物,聽說有些地球人會以自家的收藏書量藉此顯耀自身地位,換言之這種稀奇物不該出現在這種窮鄉僻壤的地方。

與阿特拉緊張兮兮樣子不同,三日月對那玩意一點也沒興趣,他拍拍玉米田邊上泥地,慢悠悠地在阿特拉旁坐了下來。

他曲起腳,靠在高大玉米枝幹前,今天天氣真好,不知道在基地幹活的オルガ正在做些甚麼,有沒有被那些壞傢伙刁難,每次只要輪到他不跟オルガ當值的時候,總是會在オルガ身上見到大大小小的傷口,他不喜歡這樣為什麼オルガ不讓他把礙事的人殺掉呢,啊話說火星椰棗似乎快吃完了…

不理會仰望天空魂遊四方的三日月,那頭阿特拉自顧自說下去,「我跟你說啊,這本書是我從路上撿到的,就是出去幫老闆娘跑腿的時候,看到一位穿洋裝的女孩搭上一台好大好亮的車,然後這個就從她的袋子掉了出來。」

她小心翼翼從懷理拿出那本書遞到三日月面前,「我買完東西回來時看見它還在那裡,所以我就…」少女越說聲音越發地小。

「妳會讀嗎?」

「什麼嘛!明明三日月也不識字!」

少女氣鼓鼓把書用力翻開,繽紛的色彩頓時跳躍進兩人的眼底。

「好…美…」

阿特拉發出了讚嘆聲,連興致缺缺的三日月也被書本內容吸引住,他停下往外套口袋摸索火星椰棗動作,往前靠了靠想看更清楚點。

這是一本由彩畫內容所組成的書,大量的色彩運用搭配上少許文字緩緩地向閱讀者說出一段故事。

打小在骯髒泥土打滾每日只想著下餐的麵包在哪長大的少年少女很快地就淪陷進曾未見過美麗事物裡頭。

他們頭靠著頭緊挨著對方,低下頭從第一頁細細翻起。

「這小嬰兒好可愛!她有著一頭金色的頭髮還有藍色的眼睛!」

「嗯。」

「好棒啊,三日月你看,他們每天都有好吃的西,還有這麼多人聚在一起,每天都很快樂的樣子。」

「嗯。」

「咦,為什麼這個穿黑衣服的女生一出現大家的臉色都變得很不好?」

「可能她一來食物不夠大家吃了吧?」

「原來如此,三日月真厲害!」

「欸欸?金髮的女生被奇怪的東西刺了一下就倒下去,城堡還長出很多雜草,她死掉了嗎?」

「阿特拉,下次看到那種東西要小心點,被刺到可能會死掉。」

「嗯,我會注意!」

「可是這個男生親她一下,她就醒來了耶,為什麼啊?」

「我也不知道。」

「我知道了!她一定是一直唱歌跳舞累倒了,等睡飽自然就起來啦,你看,最後一頁她跟那個男生笑的很開心的樣子。」

就這樣,最後他們兩一起那本書裝進鐵盒裡埋進某塊玉米田的土裡。

「三日月?在發什麼呆呢,該走了。」阿特拉出聲招呼三日月若有所思的臉。

「好。」臨走前,三日月回頭往埋書的地方看了一下,這才邁出腳步離開。

──オルガ──オルガ,起來了。

在多次叫喚無果後三日月決定停止叫醒オルガ,他蹲下來趴在オルガ的床鋪旁,用那雙無機質的湛藍眸子一瞬也不瞬死盯著オルガ。

就像在確認什麼一般。

CGS給的待遇不好,尤其是對他們這些宇宙老鼠更是變本加厲地極其苛刻。

起初他們被分配到的房間看起來既狹窄又髒亂,但オルガ總是有辦法變出上下床鋪再往上鋪上一層柔軟的毯子給他休憩,而オルガ自己則是躺在硬梆梆床板上隨便披上一條破布單便草草了事。

然而三日月卻是一點也不在乎自己的睡眠環境好不好,他躺過既潮濕又陰暗滿是老鼠亂竄的暗道,也曾在滿天大雪下靠在因過度飢餓而死去的屍體旁邊,嘗試從那已由從人變成不是人的東西上汲取些溫度。

比起幼年時期的流浪生涯這裡既溫暖又有名為オルガ的存在,有什麼不好呢?

只要有オルガ在就好,沒有オルガ的世界不能被稱為世界,オルガ一定會帶著他抵達那個地方,三日月對此深信不疑。

狹小空間裡到處飄散著オルガ的味道,淡淡的汗味混雜著廉價肥皂味,這熟悉的氣味讓三日月感到安心,他換個姿勢把臉枕在手上,繼續盯著オルガ的睡顏。

三日月想起小時オルガ把自己按進懷裡,頭頂傳來オルガ帥氣的聲音,他對他說:「你看這樣就不冷了吧?」,就算被尤金恥笑自己是長不大的小孩,三日月依舊固執地鑽進オルガ懷中,耳朵服帖在オルガ胸前,聽著オルガ沉穩有力的心跳聲才能安然入睡。

「恩...」這時睡夢中的オルガ翻了個身姿勢由正躺轉成了側躺,左手虛搭在腹上,眉頭微微蹙起,看起來睡得似乎極度不安穩。

那是オルガ睡眠時的壞習慣,明明已經陷入深沉睡眠,卻看去有無數煩惱似地令人看的心慌。

三日月伸出手細細撫平那突起的皺褶,他像是想起了什麼,捧起オルガ的臉在額頭上輕輕落下一吻。

「咦…為什麼沒醒來…」三日月退回原位歪著頭表達困惑之情。

啾。這次三日月換了個地方,嘴唇印在オルガ臉頰上方稍大的力道發出了略大聲響。

然而オルガ還是沒醒過來。

三日月努力回想書本的畫面,他記得好像是在…

オルガ是被癢醒的,其實起初他只是想閉目養神一番而已,但在他躺下小憩不久後身體便因被惡意加了幾倍工作量所帶來的疲倦感自動陷入昏睡狀態。

睜眼時,就對上了那瞳,看不透,沉重的藍將他全數覆蓋,他幾乎以為他還在惡夢中沒醒過來。

オルガ能感受到對方噴灑在他臉上的溫熱鼻息,甚至對方稍長瀏海散在頰上所帶來的搔癢感,這些觸感無一不被放大,激起一小陣雞皮疙瘩。

三日月小巧又柔軟的唇正貼在他的唇上,他們的距離近到不能在近,如同戀人那般親暱靠近。

這是什麼情況?饒是心思細膩的オルガ也愣在當下,無法反應。

好在,尷尬還沒開始蔓延時,三日月便從他懷裡乖乖爬起,淡淡地拋下一句,オルガ,吃飯的時間到了。

三日月表現的態度是如此的自然,剛剛發生的事彷彿都是オルガ睡昏頭所出現的幻覺。

オルガ走在前往餐廳的走道上,而三日月則是不慢不緊跟在他的後頭,如同他們往常一樣的相處模式。

他們之間沒有人說話,但走在前頭的人卻是滿臉糾結,最後オルガ還是決定停下腳步好好釐清那場意外究竟是怎麼發生的。

「ミカ,剛剛…」

「オルガ,書上寫的東西都是對的嗎?」三日月罕見的打斷オルガ發話冷不防朝他問道。

雖然不明白三日月問題癥結但對三日月總是擁有無窮耐心的オルガ點了點頭表示贊同。

得到肯定的三日月露出像是被誇獎與滿足的小得意神情走近オルガ,「吶,オルガ,我今天,單獨跟阿特拉一起看了本書,雖然看不懂裡頭的字,但還是靠著書裡說的方法把很累的オルガ叫了起來。」

「書這種東西很厲害啊。」說完,三日月並沒給オルガ繼續接話的機會,他越過オルガ向前行去,從口袋掏出一顆火星椰棗拋進嘴裡連帶說出話語跟著含糊不清,「但是,能讀懂那些東西的オルガ果然還是最厲害了,為了不被拋棄,得更加努力才行。」

望著三日月遠去的背影,オルガ無語。

「…叛逆期?」他突然無法理解這名至親友在想些什麼,話說回來,從小到大凡是三日月不想說或者是沒興趣的事就算威脅利誘也無法強迫他開口。

オルガ無奈地抓了抓頭,打算把剛剛發生的事通通拋諸腦後。

嘛,算了。

SQ
孫璟:恩飾

下次還是乖乖找攝影好了(T_T) ,相機自動讀秒來回跑會死人的

全職/葉皓/陌生人09

 @我從無中生有。  來囉! 藍芽耳機神助攻!
我被屏怕了,連結放回覆裡頭囉~~

真不愧是peto!寫的浴袍劉皓如此可口!
也謝謝這位同學了~我無以回報只好在下章把你畫的皓皓寫進去了><

鈞-窑变晚期:

来源两位太太写的《陌生人》,里面的浴袍皓好美味!!!

果然炖肉修行不足,只能这样啦orz

侵删侵删!!